首頁 > 人文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由 文化點心鋪 發表于 人文2021-12-14

簡介例如,今天筆者要和大家分享的辛棄疾的一首《鷓鴣天 送人》,就是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別有人間行路難什麼詩

(歡迎關注“文化點心鋪”:這裡沒有高深莫測的大道理,只有通俗易懂的小知識。學無止境,每天陪伴!)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在詩詞賞析這個問題上,

每每向讀者介紹一些很冷門的詩詞時,總會有些網友跳出來反駁到:“哪裡冷門了?是你水平不夠吧!小學剛畢業呢?

”一開始的時候,我還會忍不住爭論幾句。後來,就不想再理睬了。

因為當一個內行和一個外行爭論不休時,他就真成了“外行”。

其實,所謂“冷門”和“熱門”只是讀者個人的一種感受。對於詩詞欣賞水平有限的讀者而言,冷門的詩詞自然很多;可是,對那些酷愛古典詩詞的讀者來說,尤其是專門研究古詩詞的學者來說,冷門詩詞自然就很少。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即使是那些歷史上非常有名的文人大家,也並不是他們所有的詩詞都廣為人知。事實上,在他們的作品中,也有很多冷門詩詞。例如,今天筆者要和大家分享的

辛棄疾的一首《鷓鴣天 送人》,就是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全詞如下:

鷓鴣天·送人

唱徹《陽關》淚未乾,功名餘事且加餐。

浮天水送無窮樹,帶雨雲埋一半山。

今古恨,幾千般,只應離合是悲歡?

江頭未是風波惡,別有人間行路難! 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辛棄疾,一個在宋代詞壇足以和蘇軾比肩的詞人

。然而,相較於蘇軾濃重的文人氣來說,辛棄疾文武雙全,在後世贏得了更多讀者的尊重和喜愛。由題目可知,這是一首送別詞。作為古典詩詞中的一個常見話題,送別詩詞多敘男女離別,情調纏綿哀怨。

然而,

辛棄疾的這首送別詞,立意不俗,意境深遠,慷慨激昂,堪稱佳作

。那麼,這首詞作於何時何地呢?據載:公元1178年,即宋孝宗淳熙五年的一個春天,詩人自豫章(即今天的南昌)前往臨安。至於他到臨安是赴職,還是訪友,不得而知。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途中,他送別一位好友。臨別之際,想到自己在仕途上經歷的幾番挫折,心中不禁感慨萬千,於是便寫下了這首千古絕唱。

詞作上闋說送別

。開篇“

唱徹《陽關》淚未乾,功名餘事且加餐

”抒離情。《陽關三疊》,唐人送別時的歌曲,音調沉鬱,曲風悲涼,聞之者無不落淚。

可是,詞人卻將《陽關三疊》“唱徹”了,由此可見,其離情之深。而“淚未乾”五字,讓人讀之更絕覺無限傷感。 然而,瞭解詞人性格的讀者應該知道,人生離別尋常事,詞人不會因為送別而產生如此深切的傷感。那麼,他究竟因為什麼而如此悲傷呢?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其後的“

功名餘事且加餐

”一句為我們揭曉了答案:詞人天性豪放,胸襟豁達。唯有對北伐、統一之事,一直耿耿於懷,淤積胸中。此時,又恰巧遇上送別好友,在離愁別緒籠罩下,這些鬱結心中多年的情緒,便一湧而發了。

不過,在這句詞中,詞人卻把功名看成身外“餘事”。究竟為何呢?其實是詞人不滿朝廷對金人屈膝求和,對自己壯志難酬被迫退隱的一種憤激之辭;此外,“且加餐”一詞,化用《古詩十九首》“棄捐勿複道,努力加餐飯”一句,顯得無奈心酸。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緊接著,“

浮天水送無窮樹,帶雨雲埋一半山”

二句驚豔千年,深受後人稱道。它既是寫送別時的自然景色,又隱含著深意。詞人翹首遙望,只見天邊的流水川流不息,似乎在遠送那無窮無盡的樹色;綿綿細雨中,陰雲密佈,掩藏住了一大半青山。

詞人或許正在水邊送別朋友,所以遠遠望去,水天相接,天好像在水面浮動一般,一個“浮”字,真是巧妙之極;而“送”字,既有“流水送樹色”,又有“送友人”之意,可謂一語雙關;其後的“埋”字,下筆極重,形象地刻畫出了烏雲密佈的天氣。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然而,在寫景背後,卻隱藏著詞人心中深深的憤激與憂慮。此時,奸臣當道,主和派一直唆使君主向金國求和,自己的北伐主張也一直得不到實現,很多正直的大臣被奸邪小人打壓,就像烏雲掩蓋住了青山綠水一樣。真是含蓄不露,餘韻悠長!

按照正常的行文邏輯,詞人應該緊承上闕,抒寫離愁別恨。可是,詞人在下闕開篇三“

今古恨,幾千般,只應離合是悲歡

”中卻筆鋒一轉,說:今古恨事有幾千般,豈只離別一事才是堪悲的?在強烈的反問語氣中,詩人心中的憤激之行更加展露無遺。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詞人既然說離別並不是唯一可悲之事,那麼,接下來,詞人的思想感情肯定會有進一步的開拓。於是,詞人緊接著就在下文又似呼喊又似吞嚥地說道:“

江頭未是風波惡,別有人間行路難

。”行人踏上旅途,自然界中的風波很容易讓人發生危險。

可是,這些江湖上的風波並不是最令人害怕擔心的。真正令人害怕的“風波”,是人世間的風波,是官場上的風波,是存在於人們心中、存在於人事鬥爭上的無形的“風波”。它讓人畏懼而痛恨,遠比離別之恨和行旅之悲更令人恐懼。

辛棄疾一首冷門送別詞,慷慨激昂深情似海,詞尾2句令人大徹大悟

“長恨人心不如水,等閒平地起波瀾”,事實上,這是作者切身的領悟,而不是簡單地化用前人詩句。辛棄疾一生立志北伐,積極備戰,籌建軍隊。因此,得罪了很多主和派和投降派。曾經,他在湖南安撫使任內時,就因積極籌建“飛虎軍”而被誣“奸貪兇暴”、“厲害田裡”,最後慘遭罷官。

唐代大詩人白居易不也曾說:“行路難,不在水,不在山,只在人情反覆間”。由此可見,古往今來,一個真正有才華的人想要有一番作為,真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情。整首詞力透紙背,舉重若輕,讓人大徹大悟。

這樣的詞作,不論你認為冷門還是熱門,都不妨礙它流傳千古,成為絕唱。

Tags:詞人送別詩詞冷門加餐